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 :主頁 > 聯系我們 >

湯堯被捕

來源:http://www.kaucir.tw 發表時間 : 2018-07-07 16:47 瀏覽 :

毛人鳳為了進一步激起父親的不滿,神秘兮兮地說:你是我們中最年輕的,將來前途比我們都大啊!不過,你也要多加注意!你的對頭也不少,特別是卡在你頭上的人!

毛人鳳的半句話和愧疚的表情,竟讓父親失去了下毒的勇氣。事后,他也對自己的軟弱很惱火,暗下決心還是要除掉毛人鳳。就在父親準備再次行動時,發現毛人鳳桌上有幾封催他立即返臺的電報。父親矛盾萬分。他知道,如果再不行動就永遠沒有機會了。但毛人鳳一死,保密局必定內亂,大權旁落,戴笠苦心創辦的基業就等于毀在自己手里,如何對得起九泉之下的戴笠?父親幾天來心神不寧,最后還是決定在黨國危難之際,以大局為重,毅然把兩包毒藥扔進了馬桶。

后來,湯堯被捕,父親也被盧漢當成戰犯關進了監獄,斷絕了與外界的聯系。臺灣方面以為父親被鎮壓了。毛人鳳可能是內疚,決定優撫父親的遺眷。當我母親在香港改嫁后,我的大伯即托人把我的4個姐弟接到了臺灣。毛人鳳分配給大伯一棟日式花園平房,每月將父親的少將薪水發給大伯,同時還專門派了一個廚子和一個原臨澧特訓班的學生照顧他們,以求得自己的心安。

當時的候選人有兩個:一個是資歷頗深、從軍統局成立之初就給戴笠當副手的鄭介民;一個是戴笠在黃埔軍校的同學、軍統局書記室書記唐縱。鄭介民是軍統局主任秘書兼國共和談代表,而唐縱則是軍統局代辦兼總統府中將參軍,為蔣介石主管全國情報、警政及保安等機構的機密文件。父親認為,唐縱過于謹慎,凡事親力親為,若以后在他手下工作,很難發展。而鄭介民一向不愛抓具體事務,在軍統的工作完全由毛人鳳負責,選鄭介民也就等于選毛人鳳接班。父親想,他和毛人鳳都是戴笠寵愛的親信,毛人鳳上臺,對他日后的發展很有益處。所以,在人選討論會上,父親搶先提出讓鄭介民接替戴笠。

父親一回家,就連夜趕寫了一份關于鄭介民的黑材料,揭發他包庇北平站站長侵吞日偽財產,以及他老婆販運鴉片,搶占公房、汽車,到總務處報銷日常化妝品和孩子玩具等劣跡。毛人鳳看后異常高興,囑咐父親要再搜集一些材料。

父親先是一愣,隨即笑道:卡在我頭上的就是你嘍!毛人鳳不慍不火地說:要是我,我還會說這種話嗎?父親禁不住脫口說道:你是指鄭介民?毛人鳳嗔怪地望著他說:你看,何必說出是誰呢,你注意就是嘛!

可是,在總務處干了七八年,就這樣引退,父親心有不甘。一晚,他打電話給毛人鳳,毛的副官詢問后回答說:沈先生,毛局長正在打麻將,有什么事讓你告訴我。父親一聽,氣不打一處來,說了聲沒什么便把電話摔了,心想: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我,你能登上局長寶座?

毛人鳳故作同情地說:是啊!鄭先生這件事做得太過分了,也真夠難為你的。這事全仗著你老弟支撐嘍!父親苦笑道: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毛人鳳對父親的良苦用心非常感激。他清楚自己在軍統的資歷淺,外沒當過站長,內沒當過處長。如今能在軍統站住腳,完全是靠戴笠的恩寵。毛人鳳與戴笠是同鄉、同學,戴笠窮困潦倒之時,他曾資助過戴笠20塊大洋,鼓動他去考黃埔軍校。戴笠執掌軍統局大權后,特意把毛人鳳這個縣衙里的小文書請來當秘書,并在幾年內把他提拔成了少將代主任秘書。毛人鳳除了對戴笠忠心耿耿,對局本部的其他人也總是笑容可掬、和和氣氣,從不輕易得罪任何人。

毛人鳳到臺灣后,做官秘訣全在忍、等、狠。別人當眾搧他耳光,他能微笑自若;蔣介石脫下鞋往他臉上亂打,他說這是領袖的愛戴他堅信忍能避禍,也能為升官發財鋪好路徑。1952年10月10日,毛人鳳當選國民黨第七屆中央執委候補委員。1953年3月任國防部情報局局長。1955年,他陰謀加害出席亞非會議的周恩來總理,未能得逞。1957年10月14日,病死于臺北。

我看鄭介民這人討厭得很,把他掀掉,你們不就起來了嗎?毛人鳳的老婆突然在一旁插話。

父親當時已經把我們一家老小送往香港,把云南站搬到了自己家里。毛人鳳最初住在別處,但為了收發電報方便,住進了我們家。父親心中暗喜,他想利用這個機會,在毛人鳳的飲水或飯菜中放慢性毒藥。毒藥兩個月才能發作,父親打算在毛人鳳離開昆明之前下手,這樣誰也不會懷疑到自己身上。主意拿定后,他表面上對毛人鳳的飲食起居關懷備至。但毛人鳳并不感激,還一個勁地埋怨父親工作不力;加上此期間,毛人鳳常常把一個女戲子帶到家里,肆無忌憚地調情,更增加了父親對他的怨恨。

1949年春,淮海、平津兩大戰役結束后,國民黨的精銳部隊損失大半。蔣介石、 毛人鳳隨國民政府逃往臺灣。但蔣介石不甘失敗,決心要保住云南,把其作為負隅頑抗的最后據點。他一面安撫云南省主席盧漢,一面讓父親嚴密監視盧漢和該地區 的反蔣民主人士。1949年8月初,毛人鳳親自打電話給父親,命他立即除掉與盧漢關系密切并支持其反蔣的原中央陸軍大學校長楊杰、云南省民革負責人陳復 光、省民政廳長安思溥、省保安司令參謀長謝崇文、保安旅旅長龍澤匯5人。

毛人鳳的話令父親徹底明白:他不僅想把自己擠出局本部,而且還要像充軍一樣發配到偏遠荒僻的 臺灣或云南。父親又氣又恨,回家后同母親和祖母商量,全家人都不愿意漂洋過海到荒蠻小島臺灣,寧愿去云南。不久,毛人鳳就痛快地任命父親為云南站少將 站長。1948年5月,父親舉家前往昆明。

第二天一早,父親揣著毒藥去毛人鳳的臥室,見他正在陽臺上做操,便順口問候了一聲。不知什么原因,毛人鳳突然過來拍著父親的肩膀說:老沈啊,這些年你待我始終如一下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從他的眼神和表情不難看出,毛人鳳自己也覺得對不起父親。

1946年10月,軍統局改組為保密局,鄭介民被任命為國防部第二廳廳長兼保密局局長,毛人鳳為副局長。原軍統局的8大處長有7個都被免職,唯獨父親仍任保密局總務處處長。不久,蔣介石又任命鄭介民為國防部次長,主管國防部物資。毛人鳳以為鄭介民當了次長,一定會放棄保密局局長的位置,誰料,鄭介民不但不放棄,反而派自己的親信任保密局局長辦公室主任,具體領導8大正副處長。同時,以精簡機構、汰弱留強為借口,把原來5萬工作人員精簡至不到1萬,還把抗戰期間死難人員的遺眷和被淘汰失業的人員作了一次性處理。對此,父親等人都很反感。

愛財的鄭太太不顧丈夫反對,辦了宴席,按我父親的建議把各種壽禮都擺在大廳的條案上。父親趁機用微型照相機把壽禮一一拍了下來。同時,他還通知在招待所的遺眷們去鄭家吃壽酒。當遺眷們拖兒帶女地涌向鄭家時,父親趕去不慌不忙地拍了幾張照片。

第二天,父親直接到了毛人鳳辦公室,匯報完工作后,他進一步試探說:我在局里當總務處長8年了,現在日偽財產清查工作也基本完成,很想到外面干干,不 知你是否同意?毛人鳳一聽,不僅沒有挽留,反而很痛快地說:好啊!外面正需要像你這樣年輕又有經驗的骨干。現在許多地方干部不得力,臺灣、云南這兩個 地方都很重要,你可以在那里大顯身手!

父親早已心灰意冷,對毛人鳳的指令也不積極,以各種借口拖延時間。他深知,如果除掉了盧漢的親信,盧漢決不會放過自己。他也不愿以自己妻兒老小的性命作賭注,給毛人鳳賣命。毛人鳳一連來了3封急電,催父親趕快行動。最后一封急電說,蔣委員長對楊杰恨之入骨,命父親3天內務必除掉楊杰。父親聽說是蔣介石的命令,不敢怠慢,決定暗殺楊杰。不料,此事被我祖母發現了,她給了楊杰逃離昆明的機會。就在楊杰逃離昆明的同一天,盧漢迫于蔣介石的壓力,同意在昆明來一次大搜捕。毛人鳳派保密局西南特區區長徐遠舉從重慶帶了一批特務來配合,這就是歷史上的九九整肅。不過,當父親帶人趕往楊杰的寓所時,他已經跑了。毛人鳳得知后非常惱火,立即從臺灣趕到昆明,要親自處理九九整肅抓捕的人犯。毛人鳳一下飛機,就居高臨下地責備父親辦事不力,放走了楊杰,讓蔣介石非常生氣。父親表面上點頭稱是,心里很不服氣。

轉眼間,毛人鳳在昆明呆了20多天,但由于盧漢的不配合,工作毫無進展,毛人鳳的情緒也非常差。一天晚上,毛人鳳正在批閱文件,突然停電了。他慌亂中碰翻了桌上的水杯,氣得拍著桌子大罵父親的貼身副官閆齊生。事后,父親越想越氣,心想:打狗還得看主人!這明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想到這些,他對毛人鳳的宿怨再次涌上心頭,立即從保險柜里取出兩包毒藥,準備第二天放在他的飲水和飯菜里。

一次,父親在毛人鳳家里發牢騷說:鄭先生倒是甩了個大包袱,可麻煩都落在我頭上了。如今遺眷和失業的同志經常找我又吵又鬧,要求補發生活費和撫恤金,可局里又沒有這筆開支,叫我怎么辦?!

可父親萬萬沒想到,當他在重慶處理完中美合作所遺留的最后一批物資返回南京時,許多不幸正等著他:一是鄭介民在移交手續前,已得知是父親導演了那場祝 壽戲,于是派人大肆清查總務處的賬面,甚至搜查過我家;雖然沒有發現任何貪污行為,卻在父親的得意門生管理科科長鄧毅夫的床下發現了一箱局本部從國外 買進的洋鎖,于是以監守自盜的罪名把鄧毅夫槍斃了。之后,毛人鳳上臺,又派人去清查了總務處的物資和賬目,還以團結更多部下為由,解散了以父親為 首的濱湖同學會,另外組織了一個以毛人鳳為首的統一同學會

為了打破軍統局一貫由黃埔生坐第一把交椅的慣例,另外父親也想等毛人鳳上臺后,晉升自己為副局長。他對毛人鳳夫婦的話心領神會,決心幫毛人鳳擠走鄭介民。

毛人鳳臨上飛機前,一再指示父親:一定要堅守云南。即使盧漢發生突變,也不得離開。要么拉起部屬進山打游擊;要么詐降,再伺機活動。他的這番話讓父親心涼了半截。這不是決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嗎?想到這些,父親深恨自己的優柔寡斷。所以,在盧漢用槍脅迫他一道起義時,他決心不再為毛人鳳賣命,毅然簽下了起義通電。毛人鳳得知后,氣急敗壞,命蔣介石派到云南攻打昆明的湯堯,務必在攻下昆明后,用專機把父親押往臺灣,同時還派特務到昆明準備暗殺父親。

父親這才意識到:毛人鳳要過河拆橋。因為唐縱已被調到內務部警察總署當署長,退出了權力之爭,將來有資格和能力取代毛人鳳的,只有父親。所以,毛人鳳一上臺就開始收拾對他構成威脅的人。父親非常不安,覺得自己如果不盡快離開毛人鳳,遲早會是鄧毅夫的下場。

父親知道鄭介民的老婆貪財,正逢鄭介民即將50大壽,索性利用他老婆,制造了一些機會。父親放風出去,讓臨澧特訓班的大小特務知道鄭介民大壽,要準 備厚禮。鄭介民其實很怕傳到蔣介石耳朵里,早就告訴老婆,不要辦壽。父親趁鄭介民不在家,鼓動鄭太太說:常言50不辦,60不發。鄭先生的50大壽 一定要辦的。大家都想送些禮,盡盡心呢!

事后,父親把照片連同以前的材料一起交到了蔣介石手里。蔣介石看后大怒,撤銷了鄭介民保密局局長之職,改由毛人鳳擔任。父親聞訊特別高興,他鞍前馬后地 忙了幾個月,終于把毛人鳳抬上了局長寶座,這樣自己也就很快能更上一層樓了。于是,他放心大膽地去西安、重慶等地處理戰后遺留事務。

1960年11月28日,父親被人民政府特赦,任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文史專員。晚年,他選擇留在大陸,沒有去臺灣和香港。他說:國家的分裂是我們這一代造成的,應該在我們這一代身上結束。盡管我們過去走的路各不一樣,但從今天起,一個人是流芳百世,還是遺臭萬年,就看他為統一祖國出了力,還是相反。1996年3月18日,父親因結腸癌病逝于北京,享年82歲。

1946年戴笠去世后,蔣介石讓父親等軍統局的8大處長跟時任軍統局副局長的毛人鳳一起商討,誰來接替戴笠的位置。這次人事調整,是父親在失去戴笠這個大靠山后,一次重要的站隊。父親的選擇,關系著他的前途。這期間,父親對毛人鳳有了深刻的認識,他們之間的恩怨,也是外人無法想象的。

那次毛人鳳在昆明住了近一個月,主要目的是說服盧漢殺掉一批抓到的人犯,讓盧漢手上沾上革命人士的鮮血,以堵他投共的后路;另外就是命令父親堅守云南,不得擅自離開。這最后一條無疑是要把父親釘死在云南,切斷父親逃往臺灣的后路。對此,父親恨得咬牙切齒,決定對他還以顏色。

上一篇:全力助推榕城地鐵夢 下一篇:沒有了
优游分分彩计划